香港马会六肖中特
您的位置: 文章首頁 > 短篇小說 > 車禍
車禍
作者: 文煞/創作時間:2018-11-28 13:29:45
文章內容


1
將要落下的太陽像是一盞紅腫的燈。
大風仿佛穿著橄欖球衣一樣沖過來,一身膂力、力大如牛。這氣勢,好比花和尚倒拔垂楊柳,大理石通砸秦皇輿。
路旁一排高矮參差的樹木,組成了一支地下搖滾樂隊,爆發著狂野的節拍。
黑色的云碾壓到人間。沉重得像一輛坦克。雨水如同高壓水槍,驅散了高聲抱怨的人群。
雨水,輕輕浣著夜晚這塊黑紗。
雨水,突然紅了眼睛。噼里啪啦在密布的黑云里燃燒。短刃相接,一道閃電,火星四濺。傍晚一打雷,附近村子里就會停電,就好像村子里的電流,是聲控的。
兩束燈光飛快地拉著一輛汽車前行,開車的女人很急,就像迫不及待要去捉自己老公和隔壁女人的奸。
砰的一聲,爆胎的聲音在雷聲里變得虛弱不堪,車子失去了控制,像一頭斗牛,先是在護欄上蹬了幾下后腿,卯足了勁徑直沖向斗牛士,最后在防撞石墩上粉身碎骨。
一塊脫離了汽車胎的前擋板飛了出去,旋轉著,旋轉著,跳著屬于它自己的華爾茲,與它的舞伴們飛向四面八方。
深夜,雨水結束了,一切都結束了,舞會總是在深夜結束。
2
黎明并不溫柔,就像打破一塊堅冰一樣咔嚓嚓地碎裂。
濕漉漉的鳥發著顫音,似乎身上的雨水還未抖干,如同一張老上海的唱片。
早上我還抱著老婆說,我們一定要好好的活著,因為一旦死去,會死很久很久。
到了中午我就改變了自己的想法:我們即使現在要死,也一定要好好地去死,否則像這場車禍一樣,真是有些慘不忍睹。
新來的小梁僅僅拍了四張現場照片,吐了五回。
女司機的三圍幾乎被擠壓成了二維。
從痕跡看,雨水已經滲入地下,只留下大量殷紅的血跡,那個男人往自己的汽車修理站爬行了一段距離,他被汽車飛來的碎片腰斬后應該痛苦掙扎了很久。這個男人就是不遠處汽車維修站的主人。
男人叫輝仔,有兩個孩子。一個八歲,一個十歲。一個男孩,一個女孩。
輝仔一家住在村外,也就是國道邊上的修理站,他的老婆就是那個被壓扁的女司機,不過已經離婚了。村民們說,那女人生前水性楊花,傍上了大款后就和自己的窩囊男人離婚了,連兩個孩子的撫養權都不要,凈身出戶,一年到頭也不回來看孩子。
兩個孩子長得都不像輝仔,輝仔看著他們鬧心,喝了酒就打孩子,小小修理站里經常傳出孩子的慘叫聲。
3
天上地下沒有風。偶爾一兩聲狗叫,拉扯著午后,往和太陽相反的方向拉扯,人和自己的影子漸行漸遠,互相嫌棄。
修理站里到處是汽車零件,臥室墻上滿是油污,沒有什么玩具,倒是有個用許多汽車內胎綁扎成的巨大秋千。兩個孩子怯生生的,胳膊上有被鞭打的痕跡。父母離婚對孩子已經是不幸的事情,而今又一下子失去了雙親,更加讓人覺得孩子可憐。我摸摸他們的頭,安慰了兩句。小梁流著淚聯系了福利院院長。女人到底是女人。
我在調查報告上寫著,這起事故是由輪胎爆胎造成的,村民們反映,平時修理站生意不景氣,修理站主人輝仔經常在附近國道上撒下釘子、玻璃碎渣等,扎破來往車輛輪胎。湊巧的是,輝仔的前妻開車回來看孩子,正好碾上釘子造成爆胎,繼而當場車毀人亡,而輝仔出門迎接妻子,被飛來的汽車碎片重傷后失血過多而死。
從電腦屏幕上挪開眼睛,我看著天空那些變幻莫測的白云,似乎又要變烏云。這些氣象的道具,要么蒼白,蒼白無力,要么黑暗,黑暗重重。
關于國道上這個事故讓我唯一的疑惑是,為什么孩子要等到第二天雨停了才報警?我沒有多想。
這天晚上我把小梁日得哭天喊地。她高潮時的叫聲就像被虐待的孩子。睡著后我做了個噩夢,夢到那些小孩子撕心裂肺地嚎叫,像野獸般露出利齒。猛一下醒來了,都感覺墻上似乎還留有獅子般的爪痕。我看見我的靈魂,輕輕地爬起,看著我,猛烈地搖晃我的身體。我聽到自己身體里堅硬的嘶吼,野蠻得像只雄性猛犸象,獨自在遠古的冰原上尋找,我需要一只雌性猛犸,不,很多只。看到小梁睡得嘴里流著口水,一剎那我突然想到自己老婆,心里竟然毫無愧疚,于是把小梁翻過來又日了兩次。我從小的夢想就是像英雄一樣,做一代風流人物。可是目前我只能做到一代下流人物這個高度了。  
4
烏云聚集,用黑布蒙著面,綁架了太陽,毀了天空的秩序。我想起領導開會總是說的那句話,穩定壓倒一切。
始終覺得天空是風與云的傀儡,是個精神分裂者。一會晴天,一會雨天。得不到治療。就像我,一邊在電話里說老婆我永遠愛你,一邊享受身下小梁的呻吟。更像我的領導們,陰奉陽違,高喊艱苦奮斗,私下貪色斂財,高喊為人*民服務,卻兇猛地平掉老百姓的房子。這種病癥長期得不到治療。
雜念就像野草瘋長,從冰原上扎根,忍受極度惡劣的氣候,哇呀呀像黑臉一樣高叫著生長。我在廁所里撒了一泡尿,然后對著那泡尿,捋一捋蓬亂的頭發,擺出屬于我這個中年人最酷的姿勢。然后,一切都被上傳到了下水道。
小梁說,老大,國道那個案子有新的目擊證人要找你。
目擊者是個瘋子。渾身臟兮兮臭烘烘的。村里大多人能證明他精神有問題,他沒有家,下雨天就只能躲在樹洞里。他說,那天他看到大雨里有兩個孩子,一個拖著輝仔的上半截身體,一個拖著下半截,往反方向拖行了很久。他說,是兩個小屁孩居然用彈弓把輝仔殺了哈哈哈。
如果不是穿著制服,我真想當場給瘋子兩個耳光。于是打電話給村主任帶走了他。不能任由他胡說八道。
5
一個熊孩子用彈弓打中了小區樹上的鳥窩。
小梁受到了驚嚇,她正好路過那里,突然從樹上掉下兩個鳥蛋,所幸并未砸到小梁,然而未出生的生命在小梁眼前摔得粉碎。
不幸的孩子們,有一些總是被禁止來到世上。
小梁說自己懷孕了。要我必須和我老婆離婚。
我受到了驚嚇。
報廢車輛廠跟我們交警隊匯報說,國道車禍那輛汽車,在附近搜集了一個月的碎片,拼湊了好幾天,居然發現多出一塊前擋板。經過仔細鑒定,腰斬輝仔的那塊碎片,并不屬于他前妻的車。
我去福利院找那兩個孩子,院長說他們來福利院第二天就失蹤了。而且當天的體檢報告顯示,那個小男孩脊柱有問題,似乎被傷害過,他實際根本不是八歲。從他的骨骼年齡判斷,他其實是十六歲。
我突然想到了鐵皮鼓。我突然想到了孤兒怨。港版的《殺人犯》。
大雨作為這個世界罪惡的浴簾,再次到來。雨水,是一道符,總是將邪惡的人類辟封印于宅第之中。
我打電話給小梁:快去國道這個修理站,案子有新的進展,我知道兇手怎么殺死輝仔了。你到了嗎?你看見修理站那個牌子了,在那里等一下。我馬上到。
小梁穿著雨衣在修理站的牌子邊上等。
我迎著閃電和雷聲的節奏,我把輪胎做的秋千扯得緊緊的,一大塊鋒利的金屬片包裹在秋千中央。
我瞄準了小梁,就像瞄準了一只可憐的鳥……
電視臺想要報道國道修理站詭異的車禍輪回索命事件,被我制止了。作為喉舌,我們的電視臺應該多宣傳正能量不是嗎?
我跟領導談了很久。案子談的很少。談的更多的是關于他的侄女。也就是我的老婆。
領導開了個內部會,禁止所有人再去調查這個國道車禍的案子,并且追封小梁為烈士。
我緊緊抱著老婆,撫摸著她肚子里將要出生的孩子,淡淡地說:我們一定要好好的活著,因為一旦死去,會死很久很久。
(完)




最新評論
頭像
文煞
  標題:支持
  內容:小梁穿著雨衣在修理站的牌子邊上等。
我迎著閃電和雷聲的節奏,我把輪胎做的秋千扯得緊緊的,一大塊鋒利的金屬片包裹在秋千中央。
我瞄準了小梁,就像瞄準了一只可憐的鳥……
電視臺想要報道國道修理站詭異的車禍輪回索命事件,被我制止了。作為喉舌,我們的電視臺應該多宣傳正能量不是嗎?
我跟領導談了很久。案子談的很少。談的更多的是關于他的侄女。也就是我的老婆。
領導開了個內部會,禁止所有人再去調查這個國道車禍的案子,并且追封小梁為烈士。
文煞 2018-11-28 13:30:18 發表
發表新主題   回復主題
快速評論
標題:
內容:
(按 Ctrl+Enter 直接提交)
掃描上方二維碼
看更多免費小說

更多登錄方式

無法登陸?請看這里>

香港马会六肖中特 杏彩官方网新时时彩 甘肃十一选五选号技巧 中国竟彩足彩比分直播 25选7投注金额详情 福建11选5任3稳赚技巧 排球女将动画 ipad捕鱼大亨攻略 上海天天彩选4历史开奖记录查询表 扯旋口诀 关于玩电子游戏的英语作文